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tensenmusic.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第1315章 奇怪

      颜张氏哭得完全停不下来。∞杂ぁ志ぁ虫∞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都是做外祖母的人了,怎么还动不动的就像个小姑娘嚎啕大哭?我是骂你了还是打你了?怎么就这么不听话?让你别哭别哭,还把鼻涕都哭出来了,真是丑死了。”

    颜玉成一边嫌弃一边替妻子擦干净脸。

    “我就是委屈好吗?你怎么就是听不懂人话?”

    颜张氏发泄过了,气势就上来了,“小玥叫他们爹娘,比喊我们还要亲密,就像跟他们是一家人一样。没有对比还不觉得,有对比就感到孩子跟他们之间感情比喻我们还要好。”

    颜玉成被气笑了,“孩子是你生下来的,亲手养大的,如今却说她跟别人更像是一家人,这话像话吗?你自己说说,这像话吗?”

    “像不像也要等到你亲眼看见他们相处的情形再说。”

    颜张氏不想跟丈夫讨论下去了,便一句话堵住他的嘴,赌气要睡午觉,躺下就不打算再理人了。

    颜玉成也觉得有些累了,也跟着一块躺了下来,“你还是小姑娘吗?说什么就什么?自己说完就不让别人说了。真是让人郁闷。”

    “看了孩子叫别人爹娘,你会更郁闷。”

    “我也听见了,又不是没有听见。女婿都是直接喊四哥四嫂爹娘的,小玥不跟着喊,难道要像个外人一样夫唱妇不随?我们应该感到庆幸才对,孩子跟四哥四嫂那般亲近。”

    “四哥四嫂,你怎么也喊得这么亲近?他们算哪门子的哥哪门子的嫂?”

    “你是准备跟我吵架吗?第一次去颜家村的时候就已经这样叫了,难道还中途换个叫法,说四哥四嫂啊,我的妻子大人不满意这个称呼,所以要换成一个可以代表着距离的疏远称呼?以前提起他们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叫的,你也没说什么。”

    “算了算了,睡觉就睡觉,哪来那么多话?你要把人当成菩萨供起来都可以。”

    颜张氏心烦意乱,直接拿被子盖住了头,颜玉成见状怕她呼吸不畅又扯了下来,夫妻俩很快就展开了拉锯战。

    颜舜华那头也是差不多的状况,只不过是颜柳氏与颜二丫之间的拉扯战,相互乱扔着抱枕。

    “娘,您为什么就对我这样?真是的,我刚才也没说什么话啊。难不成小丫说的都是对的?一旦跟女婿比起来,女儿就不够好了?”

    “你刚才说的是像样的话吗?”

    “怎么就不像话了?也没说他们男人什么啊,比起妹妹刚才说的话来,我说的可是小巫见大巫,压根不能相提并论。也没见您骂小丫。”

    “你是当姐姐的,不骂你骂谁?”

    “难道骂人也要分个长幼有序?那我当姐姐当的也太吃亏了。”

    颜柳氏简直要被颜二丫给气死了,顺手便扔了一个抱枕过去,颜二丫下意识地不甘示弱直接扔了回来,于是乎,母女俩的抱枕大赛正式上演。

    颜舜华见她们愈演愈烈,便拉着父亲出门去,让出了空间给她们对峙。

    “爹,您要不要先休息一会?我去做饭。”

    “不用,另外找一个清净的地方,陪爹聊聊天。”

    颜舜华闻言直接把颜盛国带到了她惯用的书房里去。

    “这个小书房基本都是我用的比较多,偶尔孩子们也会进来一块儿看书,为了养成他们随手收拾的习惯,我没让丫鬟们负责卫生,所以平常所有的打扫与规整的任务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偶尔也会有捣蛋不想收拾的时候,有些乱,让爹见笑了。”

    颜舜华将书桌上地上散乱的书籍捡起来,堆放在一块。

    “平时都是坐在地上看书的?怎么没有摆上凳子?”

    除了三面墙的书籍外,只有一张大书桌,显然是习字与画画用的。地上垫着厚厚的毯子,只是整个书房都找不到一把凳子或者椅子。

    “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给他们念书了,那个时候走路都还不太利索,所以干脆就让他们在地上爬啊滚啊的,摆太多多余的家具会让空间变小,也怕他们磕着了碰着了,后来渐渐长大,他们来到这里便也习惯了地上一坐就开始看书了。

    在外书房跟沈靖渊一块的时候偶尔也会这样做,不过去鸿正斋学习的话,一直都规规矩矩地坐在凳子上读书的。”

    颜盛国随意地浏览着手边的书籍。

    “恩,看的书还跟从前一样,五花八门啊。”

    颜舜华有些不好意思,因为里头还有着江湖演义之类的小说,即便是男人自己看也显得有些不正经的。

    “爹,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当初我让四堂哥偷偷地买些乱七八糟的书给我看的时候,你明明发现了却要装作没看见?”

    颜盛国闻言微笑。

    “不管什么书,只要能成本,能流传下来,到达人的手中,肯定就有它的用武之地,就跟人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一样,书也是由各自的优缺点的,因为所有的书籍都是人写出来的,所以要用什么角度看待书籍,要看阅读的那个人是怎么看的。

    睿哥儿不是胡来的人,能够送到你面前去的书他肯定自己也了解过一遍的。

    你呢,虽然是个奇怪的家伙,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在读书方面,口味虽杂,某些程度来说,还是颇为挑剔的,内容太差的书,你不可能看得下去,更别说记到心里,逐渐地被转移了性情了。”

    颜舜华摸了摸鼻梁,“原来是这样啊,爹对我们兄妹俩的自制力还真够信任的。”

    颜盛国失笑,“作为家人,这种程度的信任,不是应该的吗?这些年睿哥儿也时常会提起你来,就连嫂子,在你以新面貌跟致远成亲后,也是叹息了一句,说我们小丫真是命苦,怎么偏偏在好日子到来的时候就先行一步去了之类,祭拜你祖父的时候还落了泪。”

    因为事情实在是太过悚然听闻了,所以颜舜华回来的消息也就四房的人跟柏家兄弟知道,别的人都是不清楚的。

    “爹,哪天回村的话,找个私底下没人的时候,爹亲自跟大伯娘解释一番吧。我恐怕是很难有机会再见到她了,也替我向四堂哥道一声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