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tensenmusic.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218.伦敦首映

      安抚了自家祖母, 西奥罗德回到家,还没去找赫尔曼,赫尔曼倒自己找上门,从他那一副笃定的样子来看,他似乎早就知道“911”一定对他有不好的影响,毕竟,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杂ミ志ミ虫※”

    西奥罗德倒表现得十分淡定,不过鉴于他有欺瞒医生不配合治疗的黑历史,赫尔曼在他家呆了一下午才肯离开。事后,西奥罗德想了想,给马歇尔打了个电话, 他决定捐出五百万美金给救援基金会。

    马歇尔一听,本想顺便将这件事给宣扬出去, 西奥罗德却摇了摇头, 只是说现在可不是炒作的时候。当然,也有些趁着捐款“不经意”宣扬了一番而受到民众追捧的人, 那就不是西奥罗德该管的事了。

    从纽约回来刚好是十四号,《歌剧魅影》会提前美国十天在九月十九日英国伦敦进行全球首映。刚刚回来还没休息几天, 西奥罗德就又得飞去英国。这个时候因为那场可怖的恐怖袭击,不少人对飞机产生阴影, 候机厅门可罗雀, 就连西奥罗德乘坐的头等舱也只有两个人, 他和纳特尔。

    纳特尔似乎也有了阴影, 但不是对飞机本身,而是对也许下一秒就会失去西奥罗德的不确定性,所以这一次陪着他飞去伦敦参加首映的不是班尼特而是他。

    这次的飞行还算安稳,西奥罗德一下飞机就又碰上了关心他的英国影迷群体,废了好一阵子才在机场保安的帮助下脱离被围堵的困境,然后被韦伯派来的人接去了伦敦西区附近的一家酒店。

    这次的《歌剧魅影》的首映和以往的电影不大相同,韦伯和华纳公司并没有将电影首映地点选在一家电影院,例如坐落在Leichester Square的那家可以容纳1000人以上的Odeon影院,而是出人预料地将地址选在了西区的伦敦女王陛下剧院,那可是一个为音乐剧表演而打造的剧院而非电影院。

    不过考虑到女王陛下剧院是韦伯《歌剧魅影》音乐剧1986年首演的地方,近些年的《歌剧魅影》音乐剧也是在这里上演,而这部电影很大程度上也是身为制片人的韦伯一手撑起的,让一个剧院变成电影的首映地也不足为奇。

    但是如何找到一个办法让女王陛下剧院的院长同意,韦伯恐怕也很费了一番功夫。毕竟为了播放电影,肯定需要重新布置一块银幕,还要装入一些专业的播放设备,这会让女王陛下剧院歇业几天。

    无论如何,一些《歌剧魅影》的死忠粉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激动了好几天,在他人眼中选取剧院作为首映地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在他们眼中,这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没有什么比让《歌剧魅影》电影在那个神圣的礼堂上演更加激动人心。以至于在大西洋彼岸的邻国发生恐怖袭击之前,某些音乐剧迷们对此津津乐道。

    不过这“津津乐道”群体中可不包括罗伯特·达维斯。自从三年前在伦敦上映的《两杆大烟枪》他和西奥罗德结了梁子之后,他就说什么也看不惯西奥罗德的作品,尤其是当他得知西奥罗德居然要出演他挺欣赏的《歌剧魅影》电影版时,那感觉就像是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被白眼狼叼走了一样。

    不说别的,就说那个连高中都没上完的家伙,仅仅凭借几个月的声乐练习,他可能驾驭得了那些歌曲吗?可能吗?!他顶着一个最年轻的奥斯卡影帝头衔又如何?那是奥斯卡又不是托尼奖!再者,他能拿到那一届影帝还不是因为公关做得好舆论炒得热,韦伯勋爵怎么会同意让那个没有任何底蕴的小子出演他心爱的魅影?

    韦伯你疯了吗!难道说你想把你的《歌剧魅影》变成偶像剧?

    在西奥罗德出演魅影这和个消息流出的时候,达维斯就是极力反对的人群中的一员,甚至电影圈和音乐剧圈互相撕逼骂架的时候,他作为音乐剧圈的中流砥柱曾发表过好几篇文章来细说音乐剧的内涵底蕴,并且一一罗列西奥罗德会毁掉这部音乐剧的原因。

    而在电影即将上映之时,他的主编大人又偏偏将这个活儿交到他这个标准的“西奥黑”手中,还美其名曰他之前做过西奥罗德电影的影评,另辟蹊径的评论还挺惹眼给报社赚了点人气,这次也继续拜托他来写出点不一样的东西。

    另辟蹊径?那倒是,在当时绝大部分人都“跪舔”《两杆大烟枪》的时候,达维斯说什么也不肯屈服打自己脸,只能绞尽脑汁地挑刺,结果就变成了某些人眼中的“冷静的独到见解”。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那可是他最喜欢的《歌剧魅影》啊!在之前无论《歌剧魅影》的主演换成了谁无论好坏他都可以想方设法地吹一波,但是现在,电影版的主要演员除了那个劳尔的饰演者帕特里克·威尔森,其余的家伙不是没有基础的新人就是他看不顺眼的小子,你这要他怎么吹?

    如果像上次那样挑刺……这可是他看成亲闺女看了这么多年的《歌剧魅影》啊!

    可想而知当达维斯来到女王陛下剧院参加首映礼时,他的心情有多么憋屈和复杂。他看了看围在女王陛下剧院外围的媒体和影迷,似乎比起上一次西奥罗德来伦敦参加首映时,影迷群体扩大了几倍。毕竟,他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小有名气的新星了,想到这里,达维斯不满地撇撇嘴。

    他甚至还在那些影迷群体里看到了有人举着“THEO, U R MY HERO!”字样的牌子,不知是从美国跟来的还是英国当地的影迷,显然他们也在电视转播上看到或者听到关于“911”和西奥罗德的事情。对此达维斯无话可说,他只能公正地评论一句也许那个小子真的勇气可嘉。

    当然那些拿着音乐剧主演海报的影迷们让达维斯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安慰,至少这些人不是冲着那个美国演员来的。《歌剧魅影》电影首映也邀请了几位之前几届音乐剧的主演,例如寇姆·威尔金斯,JOJ约翰·欧文·琼斯和梅瑞狄斯·布劳恩。若不是莎拉·布莱曼没有档期正在全球巡演,说不准韦伯爵爷还能把她请来,那到时候,就真的没有这几个外行什么事了。

    那几个音乐剧演员出席首映肯定是看在韦伯勋爵的面子上才来的,恐怕他们对电影到底能拍成什么样心里早就有了底。不过,能让西奥罗德那几个外行在实力派老资格手下出个丑,达维斯表示也是挺喜闻乐见的。

    达维斯可不想看着让他看不顺眼的人走红毯,于是他提前进入了他来过多次的女王陛下剧院,却不想在剧院内碰到了一个熟人,戏剧评论届巨头休·埃德沃兹,上一次《两杆大烟枪》首映的时候他还以为对方是同道中人所以和他坐在一起,结果一场电影下来这位除了音乐剧舞台剧和少量优秀学院派经典电影不看的老家伙,就被西奥罗德收买了,若不是他在《每日邮报》上那样吹捧,《两杆大烟枪》恐怕也没那么顺利。

    现在,《歌剧魅影》电影版上映了,他肯定不会错过。那老家伙见到了达维斯,还笑嘻嘻地表示这一次他们也可以坐在一起。

    不,没门,影评人的座位早就排好了。达维斯心想着,表面上干笑着表示到时候再说。

    接着,达维斯就听见外面突然响起足以冲破云霄的尖叫声,女音居多,男音也不少,达维斯一听就知道是谁来了,于是头也不回地走进剧院内。

    西奥罗德、安妮和帕特里克是一起走上红毯的,穿着抹胸白裙的安妮站在中间,西奥罗德和帕特里克一左一右走在她的身边。仿佛是为了对应今天《歌剧魅影》的主题,帕特里克穿了一身浅蓝色的礼服,而西奥罗德则像魅影一样穿了一身黑。

    不过他这身黑礼服倒一点也不死气沉沉,无论是丝绸面料的西服翻领还是上了一层牛皮的袖口看上去都十分有格调。之前在《美国毒枭》的拍摄后期剪好的蘑菇头,在拍摄结束后修回了他短发时期的造型,现在又被造型师修建成了独具一格的阴阳头,配上如今闷骚打扮倒有一种阴郁的美感。

    西奥罗德脸上的伤经过这几天的修养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他鼻梁上的伤比嘴角的深得多,之前还被他抓了几下,直到现在还留着一点疤痕,根本无法用遮瑕膏遮住,看着苦恼地造型师,西奥罗德决定——贴个创口贴吧,带图案的那种。

    带图案?那是十岁以下孩子采用的吧!当时造型师就被西奥罗德的“不拘小节”惊呆了,听见他说“那就改成纯色,有纯黑色的吗”才稍稍缓过来点。想着纯色总比卡通图案芭比娃娃要好,她就给他贴上了黑色创口贴,结果……

    这化学反应出人预料的好,至少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创口贴也能当装饰,不仅没有破坏西奥罗德此刻的阴郁气质,反而还多了几分颓靡。当然之后西奥罗德又掀起了一股将创口贴当装饰的热潮,这种后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的首映礼。

    《歌剧魅影》在英国有庞大的群众基础最直观的表现就在于身为“外行”的电影演员也得到了热烈欢迎。安妮可从没有经历过影迷一窝而上找她签名的情况,差一点就手足无措,还好有两位绅士帮衬着,而且站在她身旁的西奥罗德本身就可以帮助她“吸”走大部分影迷的注意力,尤其是当西奥罗德这个电影版魅影碰到音乐剧版魅影的时候。

    “……也许我们之后可以合个影,我真的好些时候没有看到你了,寇姆,之前西奥向约翰请教的时候我本想也叫上你……我确实对电影挺满意,你们待会儿就知道了,虽然西奥……”

    “虽然我怎样?”

    “……!”

    韦伯正在和两人魅影聊着,刚聊到那个自从确定了角色就开始给他“找麻烦”的电影主演,就看到JOJ在给自己使眼色,还没等他意会这个眼色的具体含义,一个一听就让人如沐春风的声音在他身后陡然响起。

    秉着要在外界面前保持形象的原则,韦伯尽量保持淡定地转身,看着如同背后灵突然出现的西奥罗德,故意忽略他脸上无辜的笑意,伸手替他整了整衣领,一边整一边皮笑肉不笑地咬牙切齿道:“你是幽灵吗,走过来都一声不吭的。”

    “不,我可不敢,毕竟我面前可是幽灵(phantom)之父,以及两位老大哥啊。”西奥罗德笑着眨眨眼,然后对现任“克里斯汀”梅瑞狄斯·布劳恩绅士地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西奥,我听说了‘911’的事,看你没事真是太好了。”JOJ笑着给了西奥罗德一个拥抱。

    “谢谢,约翰,我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并无大碍,瞧瞧这里,还没好呢,如果不是造型师拦着,其实我还挺想戴个面具过来。”西奥罗德摸了摸自己贴着创口贴的鼻梁,打趣道,“以及,威尔金斯先生,您好,其实我之前在学习的时候听的最多的是您的版本——当然,约翰,我也挺喜欢你的魅影——希望韦伯勋爵没有让我给您留下什么不好印象。”

    “哦,别担心,莱希特先生,我还没有将你擅自改戏改词的丰功伟绩告诉他们呢……唉,我是不是说了什么?”韦伯用着刻意的“冷嘲热讽”语气说。

    “唔,谢谢,过奖了,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丰功伟绩啦。”

    韦伯白眼一翻,差点被西奥罗德的厚脸皮气死。倒是这番互动落入其他音乐剧演员眼里,就是另一个意思——看来韦伯对西奥罗德的喜爱并不是居于表面的伪装啊,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好脾气。

    几位音乐剧的演员挑了几张海报签完便不打算签下去,毕竟这里不是他们的主场。而西奥罗德对粉丝总有一种温柔的耐心,若不是时间有限他甚至愿意签完所有人的。签着签着,他突然发现身旁尽力递来海报的男人有些眼熟。

    那个男人见西奥罗德看过来,立刻欣喜地大喊一句:“西奥,我爱你!我爱你所有的角色!你是最棒的!”

    “嗯……”咬着笔盖的西奥罗德微微歪头疑惑地哼了一声,然后他似乎想起什么,拿下笔盖,绽放了一个暖意十足的笑容,“虽然我不记得您的名字,先生,但我记得您在《两杆大烟枪》首映礼上借了我一把伞,对吗?”

    那个男人差点喜极而泣,他没想到,三年过去西奥罗德还记得他!“没错,是的,是的,就是我,希恩·布莱克。最后你也将伞还给我了,那把伞我至今都放在柜子里保存着没有用过!”

    “啊,布莱克先生,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如果一把伞还不能为您遮风挡雨,它还有什么作用呢?请保护好您的身体。”西奥罗德一边说着,一边在他的海报上签下“致希恩,请保重身体”这句话,看着热泪盈眶的希恩,安慰地笑道,“这一次您也好运气地抢到了首映票吗?”

    “是是是,我一定注意身体,我……我抢到了!”希恩有些语无伦次,而后他又看向自己身边的朋友,“但是我的室友没有抢到,莱明,莱明·卡莱姆罗,他很厉害,现在也在西区演出!”

    “哦?真的吗?那一定是专业的演员,很抱歉我只是一个外行。”西奥罗德看向这个有着一头黑发和一双深邃褐眼的男人,男人的面容特别俊朗,五官深刻立体,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

    “呃……没有,只是演一些龙套。”莱明辩解着。

    “别这么说,龙套可是一份最基础最艰难的职业,您在龙套时期学到的一切都是为了您的未来做铺垫,任何一个演员,哪怕他是龙套,都是值得尊敬的。”西奥罗德认真地摇了摇头,目光落到对方垂下来的手中的海报,主动问了一句,“可以让我给您签个名吗?”

    “……这个……”对方的神色有些为难,他的朋友希恩却没想那么多,在他眼里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使劲地戳了戳他的手臂。被希恩怂恿着,莱明微微举起那张海报,似乎还有些不太好意思。

    当西奥罗德看到海报上的人时,他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接过那张海报,却没有签名的意思,反而让他们在原地稍等片刻,转身离开,不知道走去了哪,一拐弯就不见了踪影。正当两人疑惑不解的时候,西奥罗德又笑着走了回来,并且将海报还给了莱明,还冲他神秘地眨了眨眼。

    他低头一看,那张寇姆的海报上,一共有四个签名——寇姆、韦伯、JOJ以及梅瑞狄斯。

    海报底下,他还拿到一张同海报一起递过来的纸。

    那是一张《歌剧魅影》电影的入场券,上方还打印着座位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