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tensenmusic.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第六百四十四章仙人之上,真魔

      人面虫的巨口嘴角处不断龟裂,血肉绽放开来,皮肤向两边撕裂,鲜血喷洒,可怕的红光也在它口中炸裂开来,道道利芒直透后脑而出,它的头颅霎时间千疮百孔,脑浆流出,脑袋也憋了下来。〝杂∞志∞虫〝

    许历的双脚也陷在了人面虫瘪了下去的头颅中,仰起头,看着已经降下的紫色雷电,沉声道:“天雷”,

    “哈哈哈哈...我许历何德何能?竟让滞留凡间的仙人如此大动干戈”,

    他忽然仰天大笑,笑声中带着说不出的愤恨,说不出的凄凉。

    当年,在湘西,他只差一步便能得到阴池,却棋差一招,满盘皆输,从湘西一直逃到大胜关,惶惶如丧家之犬。

    这数十年来,他小心翼翼蛰伏在白骨山中,韬光养晦,好不容易恢复了元气,欲要一展拳脚,谁知竟引来了这等大人物?

    古道门的大弟子,昔年七国之高手,万剑克星,纵观四大部洲,能敌得过这两人的亦是寥寥无几。

    这一战他凶多吉少,即便侥幸赢得一丝半毫,一身修为只怕也所剩无几了。

    他还有底牌,但却已不敢全力一战。

    看着上空的劫雷,陆鸿忽然想起樊心,她所擅长的正是御使劫雷。

    天威,雷劫,只有当修士步入蜕凡化仙的最后一步时才会出现的异象,凡间的修士力量达到临界点时,进一步,渡过雷劫,抗过天威,褪去凡身,炼出仙体,心如明镜,内外无垢,成为真仙,退一步,劫雷之下,魂飞魄散,身死道消,千年道行一朝散,侥幸存活的,道心受损,成为地仙或散仙。

    李归阳显然是以肉身抗过了雷劫,蜕去了凡躯的真仙,于人世,于红尘已少有敌手。

    “天为墨,地为书,仙莲耀山河”,

    盖文泉二指一凝,古朴的长剑笔直地竖在身前,周身灵气一圈圈向外扩散,如波涛汹涌的大河,水墨氤氲,山河图随之不断放大,野狗岭,云天涧,直至整个十八地狱阵都被山河图笼盖。

    再看时周遭的一切都似在氤氲变化。

    陆鸿等人愕然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时之间只觉得这阵中的尸气仿佛被削弱了许多,阵内冤魂的动作也好像慢了许多。

    奇异的是他们的五感虽然受到影响,耳中声音渐小,鼻中气味简单,眼前也有些模糊,但五觉并没有像上次一样消失。

    “陆兄,到地狱阵的尽头了”,

    见他目露思索,无尘出言提醒道。

    其实不用他提醒陆鸿也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十八地狱阵的边缘了,逆魔刃贯穿那巨大的骷髅头后气势虽然略有衰减,但仍是一往无前,这时眼看着锐利的倒忙便要刺到矗立在崖边的屏障。

    那巨大的屏障对于他们来说正是生与死的交接。

    “各位,准备破阵了”,

    陆鸿目光一凛,脸上变得严肃起来,虽然身上灵气业已消耗大半,但仍是玄功运转,用尽周身灵气。

    “锵锵锵”,

    手腕轻轻一抖,千秋霸剑图于空中铺卷开来,洪大的剑意刹那间如爆流喷发,二指一点,万千剑气聚化于当空,一道道夺目的剑光冲天而起,原本昏暗的云天涧在这一刹那之间亮如白昼。

    剑气洪浪成形,剑鸣声不绝于耳,下方的众人心中不禁一颤。

    这剑气磅礴无匹,其中有的竟蕴含一种古朴沧桑之感,像是历经岁月洗练传承到今日,而当这万千剑气汇聚成洪流的时候那气势已不亚于李归阳的逆魔刃。

    “彭”,

    “咔”,

    剑气洪流方一成形,李归阳的逆魔刃已应声震在十八地狱阵的屏障之上,盖文泉的山河图也扩散到了地狱阵的边缘,水墨气息氤氲扩散,猛烈撞击在屏障之上。

    上有劫雷,承天之威,下有逆魔刃,山河图,十八地狱阵虽强但却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崖边的山体被硬生生震出道道裂缝。

    知道机不可失,陆鸿剑指一点,万千剑气形成的剑气洪流当空一旋,继而剑鸣声连绵不绝,一道道剑气当空而下,所过之处虚空尽破,尸气尽散,于空中成一片恢弘。

    “当当当,咔咔”,

    虽是强弩之末,十八地狱阵终是难破,逆魔刃,山河图接连被弹飞而出,紧随其后的剑气洪流虽然将屏障刺出一道道裂缝,但却始终无法毕其功于一役。

    这么下去即便剑气洪流全部倾泻而出也未必能破开十八地狱阵,陆鸿眉间变得凝重,但却没有犹豫,足尖一点飞掠而出,剑指一引,宏大的剑意回转,右手二指一并,剑气透出指尖,利芒探出丈许。

    “傲剑决”,

    手指一勾,宏大的剑气尽数回流,在剑意的牵引之下纷纷化成块块碎片聚集于那丈许长的剑芒之上,本就惊人的剑芒刹那之间横贯于云天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增长,三丈,五丈,七丈.......,狂风呼啸,当傲剑决的剑芒涨到十丈之长的时候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那青年划出的惊天剑芒横贯而出,刺向已经强弩之末的巨大屏障。

    “当”,

    剑芒和屏障赫然相撞,裂缝再次向四面八方龟裂开来,但仍有尸气缭绕于裂缝之间。

    “破啊”,

    眼看着剑芒威力便要衰减,陆鸿嘶声一喝,倾全身灵气于剑芒之中,这豁命一击不仅他周身灵气全部灌注于剑芒之中,连丹田中的灵气也尽数灌入,而十丈长的巨大剑芒威力也倏然间攀上半截,耳中听到“彭”的一声巨响,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巨大屏障终于撑持不住,被巨大的剑芒贯穿出一个缺口,尸气呼啸着向外卸去。

    “咔咔咔”,

    “彭”,

    先是崩出一个缺口,然后便是摧枯拉朽般的破坏,没有了尸气和冤魂的支撑,屏障上的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深,直到如玉璧一般碎裂在空中,十八地狱阵彻底崩毁。

    “地狱阵破了”,

    “事不宜迟,快走”,

    见屏障被摧毁,众赶尸人心中纷纷松了一口气,急忙御风而去。

    陆鸿却已是气空力尽,看着一道道虹光自身边飞过,想要再次御剑,然而浑身上下却没剩下丁点灵气,手指动了动,忽然直直地坠落了下去,坠落进深不见底的云天涧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