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stensenmusic.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776章 日本风云(四)

      山口百汇不是后世我们知道的那个美女明星,而是日本大阪附近的棉织业中心河内的一名大货主。∩杂Ψ志Ψ虫∩

    所谓大货主,也就是大商人。山口百汇是河内数一数二的大货主。他从盛产棉花的大阪农户那里低价收购棉花,然后提供给河内的百余户纺者,每隔一段时间,便将纺者做成的棉纱回购。同时,山口百汇将手中的棉纱提供给河内城里的织工们,由织工织成土布,再根据成色,收购起来,到大阪或者江户甚至长崎去贩卖。

    山口百汇这样的大货主,几乎每年都有十几万两的利润。而今年,他加大规模,从其他竞争对手手中挖来几十户纺者和织工,产量进一步扩大。当然,赚头也更多了,光今年前八个月,他就有二十万两的利润。

    按照以往的惯例,快要年底了,他开始囤积土布,想等年底人们有了收成和俸禄,手头宽裕推动土布价格上涨的时候,再将手中的土布放出来,获取最大的利润。根据他的盘算,今年很有可能,有四十万两的利润下来。

    但这一切,都在二个月前戛然而止!

    山口百汇还能痛苦的记得,他到大阪送土布的那天,大阪城内突然出现了大批的布匹,制作精美细腻,售价竟然才每匹4.5两丁银,要知道,他家的布匹一向品质良好,向来是6两丁银都要被哄抢的那种,可那天,硬生生地没人要。而那被称为支那布的新出布匹,却是泛滥成灾。原因,那支那布,不但便宜,还结实精美。

    自那以后,山口百汇便陷入困境,家中堆积的土布越囤越多,他不得不出面停止收购棉花,停止生产,整个生意陷入停滞。

    他本想熬一段时间,心想过了这阵风头,那支那布卖光了总行吧,自己的土布便能出手了。可没想到,那支那布不但没卖光,反而更多了起来,价格也更便宜了,从每匹4.5两,降低到4.2两,甚至,有人私下说,只要买得多,价格抵达4两。

    这彻底将山口百汇击败了。要知道,他收购棉花再变成纱,织成布,来回折腾一下成本便是4.5两出头了。那支那布一匹竟然只卖4两!赔本生意!

    他想不通了!那些人傻了吗,赔本生意也做?坚持2个月后,他忍不住了,偷偷打听了一下,结果让他目瞪口呆!

    大阪城内,两个贩卖支那布的多年好友小心翼翼地透露给他,他们的进货成本只要3.5两每匹!哪怕卖4两每匹,他们仍是有一到两成的利润。而且,根据他们的估计,这支那布的成本很有可能更低。

    听到这个结果,山口百汇吓傻了!无奈之下,他只能认栽了。将手中囤积的所有土布,全部降价以4.2两每匹的价格抛售了出去,每匹倒亏0.3两。

    土布生意是没办法做了!山口百汇迷茫了起来。

    正在这时,他收到一个自称罗森的支那商人的来信,说是想与他合作生意,每年帮他们收购数以万计的棉花,再以精美的布匹提供给他,让他售卖。

    山口百汇一下便精神起来,连忙答应下来。

    …….

    而与此同时,江户城中,德川幕府内,各藩的信报如同雪花般传来。现任将军德川家定眉头紧皱,身旁是几个幕府的家臣,或是脸色阴郁,或是满面怒容。

    “将军,不但是安防、近江、大和、河内、上野、出羽等数十个小藩传来急报,连摩萨、长门、土佐、武藏、水户等这些大藩,也纷纷反映说,自从长崎划给那佐贺藩之后,藩地内的棉纺手工业匠人纷纷破产,失去活计、流离失所成为浪人。纷纷要求将军府收回长崎,再让那佐贺藩停止支那布匹的倾销!”幕府的家臣之首是大老阿部正弘,此刻的他眉头紧锁,显然对此非常忧心。

    而其中一名家臣却道:“可是大老,自从将长崎划给佐贺藩之后,不但保证了我将军府每年一百万石粮食,还每月都有近十万两丁银的税收。这是以前不可想象的,很大缓解了我将军府的财税压力。至于其他藩地,他们属地的一些低贱的工匠生死,与我将军府何干?再说了,那些藩,特别是那长门摩萨等几个强藩,若是能通过这样减低他们的实力,不失为一件好事。”

    德川家定还未开口,另一名胖乎乎的老中井伊直弼道:“那佐贺藩野心勃勃。根据探子查探,如今的那个新人藩主根本就是个傀儡,佐贺藩的权柄,都掌握在一名姓林的华人手中。长此下去,我怕佐贺藩彻底变成了支那控制的一块地方。到时候,对方步步蚕食,只怕会将整个日本都侵占了。”

    “是啊,将军,大老,您们知道,前不久的朝鲜,已经被支那给吞并了!”另一名瘦瘦的老中松平定芳提出的这个问题,让众人均是心中一凛,他接着说道:“支那野心勃勃,我大日本虽然贫瘠,但比那朝鲜却是要富饶得多,对方定然不会放过。因此,那佐贺藩我看必然是支那的跳板。必须提早应对,将之扼杀才行!”

    显然,这将军府的家臣也分为了两派了。一派认为佐贺藩控制长崎,幕府获利颇多,还打击了其他藩国,是好事情。而另一派则认为佐贺藩已经构成了威胁,要从大局出发,尽快解决,毕竟幕府是整个日本名义上的掌控者。

    将军德川家定自幼身体病弱,而且生性懦弱,用后世的话说,就是自闭症兼患有脑损伤性麻痹症,也就是轻度脑残。因此,只要有大老阿部正弘在,便不能自己做主。

    他只能看看阿部正弘。

    后者会意,点点头道:“将军,各位大人,原本将军府为了解决财政压力,更是为了加强对各藩对外的控制,这才将长崎转交给佐贺藩处置。但没想到,短短时间,竟然发生如此多的问题。那支那布匹,竟然产量如此之大,质地精良而且价格低廉,将大日本各藩国的织匠都逼得无法存活下去。却是我没料到的。”

    阿部正弘一咬牙齿:“此事的根源还是在于支那!虽然支那强大,能吞并朝鲜,但我大日本可不是朝鲜那种小国番邦,若是那些藩国都能听从幕府的调派,战兵怕是不下数十万?何必畏惧那支那?但可惜的是,这些藩国都是各有打算,无法齐心合力啊。单靠我们将军府之力,最多也就是强过朝鲜,根本无法与支那对敌。如今之际,只能利用那些藩国!他们不是憎恶佐贺藩么?便让他们出兵攻打佐贺藩,我们将军府静观其变。这样只是藩国之间的争斗,支那不好出兵,只能暗地里助佐贺藩。等那些藩国击败佐贺藩,我们将军府再出面,将长崎和佐贺藩都设为将军府直辖。”

    众人均点头称妙。

    阿部正弘也一脸得意。他想的这个方法,其实是让那些藩国鹬蚌相争,而幕府渔翁得利。在他看来,就算佐贺藩实力强劲,也无法与众多藩国作对,而这些藩国之间的争斗,作为将军府,是允许的。当初,佐贺藩内的藩主争斗,不正是那佐贺藩国和罗森之人送来大礼,他才顺水推船地答应下来的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